赌徒分赌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深度報道
視力保護:
危急之際盡顯砥柱本色
——南京地下空間基坑突涌搶險紀實
來源:黨建工作部、南京地下空間項目部 作者:李繼紅 李雨陽 日期:2019-08-26 訪問次數: 字號:[ ]
   8月24日16時,走進正在施工的南京地下空間項目一區1段A區,只見現場生產井然有序,基坑內工人正緊張的施工作業,很難想象一個星期前,這里還危機四伏,水涌不斷。

  下午18時,工地的工人紛紛下班了,但姜懷寶卻一定堅持巡視幾圈再離開,8月15日封堵的基坑突涌至今讓他心有余悸。姜懷寶是南京地下空間項目部一工區現場經理,如今基坑突涌危機雖然暫時解決,但他卻絲毫不敢懈怠,每天拿著對講機,帶著工區管理人員四處查看涌水風險點。

     突發險情:黨員干部沖鋒在前 緊急搶險

  “不好,基坑涌水了”7月8日凌晨3:00,正在南京地下空間項目一區1段A區基坑混凝土支撐7-8號軸間的施工員萬自之看到基坑涌水后心里一驚,因為這是帶有粉細砂的涌水。在施工崗位工作多年的他,深知泥沙涌水對基坑的危害,于是他立馬報告工區經理。

  姜懷寶一聽,立即同項目部黨支部書記、項目經理宋宏偉,以及公司副總工程師、項目部總工程師羅禎皆趕到現場。只見現場基坑內出現一個直徑約60厘米的涌水點,不斷攜帶泥沙往外涌,不一會,洞口周圍就堆了一層厚厚的青色灘涂。“涌水點出現了每小時將近120立方米以上的集中涌水,基坑表面一下子變成泥沙淹沒,水位也急劇上漲,加之基坑側面地墻接縫處泥漿外漏,致使基坑西北角出現塌陷,危險一觸即發。我腦袋嗡一下,心一下就提到嗓子眼了。”姜懷寶一下就緊張起來。

  “險情就是命令”,宋宏偉立即組織項目部人員啟動應急預案,停止基坑的相關作業,組織現場搶險堵漏。“基坑涌水攜沙,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底下沙層一旦涌空,基坑就容易塌陷,這種例子不是沒有,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堵住突涌。”宋宏偉回憶道。為了快速堵住管涌,宋宏偉立即組織項目部所有人員進行搶險。

  宋宏偉、姜懷寶都是有著多年黨齡的黨員,在這次搶險中,他們沖在前面,帶領現場100多人連夜奮戰。項目部工程技術部副部長李遠運和技術員嚴鴻鵠在這次搶險中給宋宏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都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基坑現場白天高達43度,晚上蚊蟲肆虐,他們從不抱怨,吃住都在現場。”

  李遠運聽到表揚,害羞一笑。據他介紹,為了解決這一技術難題,項目部反復嘗試,先后采取砂袋反壓、混凝土反壓、埋設護筒匯水強排等方法緊急處理,同時在基坑內挖設集水坑,布置多臺水泵抽排涌水,避免基坑被淹。終于,在7月9日16時,涌水逐漸穩定,突涌基本不含泥沙。“這時我們才稍稍放心,爭取時間開始了新一輪的堵水研究會戰。”李遠運講到這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

    管涌堵水:60多位專家把脈會診 消除險情

  “宋總,當時現場很熱吧?”面對記者善意的發問,宋宏偉回憶道,在搶險過程中,大家的衣服、鞋子整天都是全部濕透了的。中午基坑內又悶又熱,羅禎皆更是差點中暑暈倒在現場,大家都沒有休息,齊心協力終于堵住了泥沙,過濾出來了清水。不過每小時上百方的水量我們可絲毫不敢大意,四處請專家來把脈會診。”

  7月9日至8月15日,前后一個多月的時間,南京地下空間項目部陸續迎來了60多位國內知名專家。

  “ 7月14日,召開第一次專家咨詢會,制定了“反壓+雙液注漿”方案;7月15日,采取雙液注漿方法封堵,因水頭過高、涌水量及流速過大,未達到預期效果;7月16日-18日確定“止降結合”后續處理方案;7月19日進行混凝土壓重下部土體加高壓旋噴樁加固;22日開始啟動坑外降水準備工作;8月1日至4日完成四口坑外降壓井并進行了降水試驗....”談起封堵涌水方案過程,羅禎皆將其中緣由娓娓道來。如此之多的治理方案,大同小異,有的在別的項目實施成功過,有的只是設想,在南京地下空間項目試驗的過程中卻因長江汛期的洪峰和長江灘涂特殊的地理特質而無法達到預期效果,多個方案被迫停止。

  “那個月,我們每場會議都是沒日沒夜的開,現場值守燈火通明,項目部營地同樣燈火通明。集團股份公司總工、副總工以及公司總工等相關專家更是多次到現場指導。”項目部黨支部副書記王宗順回憶說。

  8月6日,項目部商議后決定,試行‘坑外降水平壓、坑內高噴(RJP工法)封堵’”方案!坑外降水井施工完畢后,項目部分批開啟十臺水泵降水。8月10日中午,坑內突涌點水位降至開挖面以下1米,坑外的水位和沉降監測工作同步啟動。8月10日-8月11日,RJP工法樁施工完成開始等強;8月15日,分批關閉坑外降水設備。

  截止8月16日6:00,降水井回升后水位與抽水前水位已基本持平,坑內涌水點再未涌水,基坑涌水終于堵住了!

    技術創新 :保障安全生產  任重道遠

  行走在工地施工現場,姜懷寶照常拿出對講機與工區同事溝通。

  “各部位目前情況如何?”

  “基坑監測數據正常”

  “基坑內無異常情況”

  “...”現場管理人員陸續在群里回應。

  “不能大意,要持續監測,加強坑內觀察”姜懷寶叮囑道。

  下午17時空氣依然灼熱,安全帽下,姜懷寶的頭發很快被汗水打濕。同行的宋宏偉和羅禎皆的額頭上也布滿了細密的汗珠。“說實話,現在雖然A區的管涌口堵住了,但在B區和C區,還是存在開挖后突涌風險點,我們可不敢大意,要提前預防,避免險情出現。”姜懷寶黝黑的臉上表現出嚴肅的神情。

  據悉,南京地下空間項目一期工程項目占地29.66萬平方米,地下建筑面積85.1萬平方米,涉及12個地塊及地塊間道路,以及地下綜合管廊、地下商業、地下停車場、地下公共空間、地下寶庫,以及地鐵4號線、11號線、13號線、15號線區間段落和換乘站點等,最深為地下七層結構,基坑最深處為地下48米。“基坑開挖深,地質條件又復雜,加上新工藝、新工法項目多,工程施工技術難度極大,項目部所面臨的安全風險系數也極高。這是座國內地下空間領域內有史以來要求最高、難度最大的項目,在集團范圍內更是首個,所以擺在們面前的每一步都充滿挑戰。”宋宏偉解釋道:“這座超大體量的地下綜合體,包含600多萬立方米的土方開挖量,超過三座胡夫金字塔體積,規模驚人,極為罕見。”

  面對這次突如其來的“突涌大作戰”,葛洲壩南京地下空間這個團隊也用實際行動經受住了這前所未有的考驗,用事實證明了葛洲壩人的戰斗力和意志力。南京地下空間工程施工,技術創新任重而道遠,安全生產永遠在路上。葛洲壩人這次順利通過了突涌事件,為接下來的施工高潮積累了經驗,更奠定了堅實的安全保障。

  目前,南京地下空間項目參建各方正在繼續加強對水情監測和預警,防控并舉,以防為主,確保安全生產,穩步實現各項工作有序推進。

打印】 【關閉



     
赌徒分赌金 377594917303547655192348691743233104107372952797949023167743127629581796745764378195481876366426185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