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分赌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 和諧之窗
視力保護:
家鄉
來源:棗潛項目部 作者:秦海榮 日期:2019-10-25 訪問次數: 字號:[ ]
  “我家住在黃土高坡,日頭從坡上走過,照著我的窯洞,曬著我的胳膊,還有我的牛跟著我……”這首《黃土高坡》描述的就是我的家鄉,今天是秋天的最后一個節氣——霜降,也是家鄉2019年第一場雪的到來。
  互聯網的時代,消息蔓延的很快,我人還在湖北棗陽,卻仿佛親身經歷了這場雪,閉上眼睛,似乎我就站在家門口,一半身子感受著雪帶給我的美好,一半身子接受著窯洞給我的庇護。感覺小時候的調皮就發生在前一秒:下雪了,我們姊妹四個站在窯門口,故意用半邊身體接著雪,扮成兩面人,左邊是孩子右邊是老人,相互搞惡作劇。不一會身上的雪就不見了,弟弟就從地上抓一把雪放進妹妹的衣服里,看妹妹被忽然的冰冷搞的齜牙咧嘴,我站旁邊咧著嘴大笑的同時也不錯過見證妹妹追到弟弟“報復”的場面。相互打鬧也不影響我們齊心協力堆一個大雪人,還不忘用凍得紅彤彤的手給雪人穿衣服。
  冬暖夏涼的不光有井水,還有我們黃土高原的窯洞,夏天我們需要用柴火燒炕才不至于睡覺太冷,冬天下雪了我們不用火爐也不會覺得特別冷。我們住著窯洞,來訪的客人會坐在炕上,嗑著瓜子、麻子,聊著閑天,媽媽輩的婦女們會聚在一起納鞋底、做鞋墊。住在窯洞里的人日子過得不緊不慢,男女老少都有著天然腮紅,出門碰到的都是熟人,總覺得我們的幸福指數好高!

 黃土高原的雪景


打印】 【關閉



     
赌徒分赌金 352892183513699449143649713826085452984065016885994975669111659449873996262514724378614630872031717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